奉化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一桩事先张扬的盗窃案

2019/11/09 来源:奉化财经网

导读

(题图源自高图网)文/沈嘉柯读者一般翻开报纸杂志,看着密密麻麻的文章和作者署名。多半会以为文坛人才济济,写得好的作家真是太多了。

一桩事先张扬的盗窃案

(题图源自高图网)

文/沈嘉柯

读者一般翻开报纸杂志,看着密密麻麻的文章和作者署名。多半会以为文坛人才济济,写得好的作家真是太多了。

事实却不是这样的。我一开始做编辑的时候,不信这个邪。每天认真翻查专门用来收稿件的电子邮箱。有一个下午,我快速浏览了大概500多份邮件,最终陷入了绝望。绝大多数稿件都烂到极致,还不如一些有文采的中学生。这样的稿件交上去不可能通过上一级审稿的,工作任务就完不成,是个麻烦事。

我跟很多的同行编辑沟通聊天过,最终确定一个事实,原来大家都是逼着高手作者多写稿件,安上不同的笔名马甲拿去发表用稿。

我自己就常常被报刊编辑逼着一期刊物同时给几篇。记忆中最高的一次记录是,我在某杂志同时刊发了五篇文章。三篇短篇小说,一篇专栏,还有一篇游记。

并不是编辑们喜欢采用关系户稿件。报刊普遍是匿名审稿,三审制度。编辑上面有编辑部主任。编辑部主任,上面有副主编主编。主编上面有总编辑社长。

归根结底,凡是走市场的刊物都是凭稿件质量文章水平说话。工资奖金直接跟这个上稿率挂钩。谁会跟自己的薪水过不去呢?

全中国,文章写得好的,就那么一批人。报纸杂志来来回回都得靠他们供稿。写稿的人比较矜贵,就造成了供不应求这种局面。写得好的名作者就这么多,名作家也是要吃饭睡觉休息玩耍的动笔之前,还得看稿费高不高,版面给的是不是重要位置,名字上不上封面。

好稿难求,佳作首发靠软磨硬泡。于是,就被另外一群八竿子打不着的业外人士钻了空子。而且钻空子的角度很刁钻,近乎匪夷所思。

有段时间我发现有的杂志时不时刊登我的文章,但我跟那杂志根本就没有合作。

于是我打电话去问那边编辑部怎么回事。

结果那杂志编辑告诉我,那些文章是收到的投稿啊,稿费也寄给你了,寄到了江苏某某市某某县某镇上多少号,或者上海某某街道某某单位……

我当时惊呆了。我啥时候给你们投稿了,我怎么可能去投稿,约稿都写不完。你所说的通联地址,根本就不是我的啊。

跟电话那头这么两下核对,真相浮出水面。

原来有一批江苏的偷稿贩子,全家出洞搞这种伎俩。直接剪贴了全国各地有名的作家们的文章,拿去发电子邮件投稿,署名还是原作者的,收稿费的地址姓名、银行卡账户账号却留的他们家的。

因为很多作家喜欢用笔名,加上本来就有披马甲的习惯,常常用亲朋好友的姓名地址、银行卡代收稿费。有些社会经验比较单纯的编辑,看到邮箱里的来稿又很好,就没有怀疑,直接刊发了。

如果编辑怀疑了,他们也不怕,编辑又不可能认得全国的作家和作家们的亲朋好友,窃稿费的人,再换个收稿费的地址就行了。

这个空子,就这么被偷稿贼给钻了。而且他们实在是太古灵精怪,太有赚钱的”创意“了(此处为反讽)。令人哭笑不得。堪称事先张扬的盗窃案,不愧是从古到今商业高度发达地区。

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呀!据说在那个年代,有些偷稿贼批量操作收入颇丰,反而比我们这些埋头创作的作家还高。

这种小伎俩防不胜防,太琐碎。单独一个作家为那么一两百块钱去报案追查又划不来,很不值得。只能当个笑话记录下来。

不过,时代就是这么玄妙,曾经难以对付的偷稿贼,近来也消停许多了。因为纸质报刊大部分倒闭关门了,很多报刊的撰稿作者也改行不写了。还能继续出书的作家直接合同约定地址,大额稿费版税他们是偷不到的。

正所谓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那些报刊死掉了,小偷们渐渐也没有什么稿费可偷啦!

一桩事先张扬的盗窃案

《愿你从容地生活》

沈嘉柯 著

清华大学出版社

公众号|ishenjiake

viagra多少钱一粒

销售印度神油

神油电话

服用万艾可(伟哥)会出现类似感冒的症状吗?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