奉化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惋惜又一名大佬没能熬过这个冬天

2019/11/09 来源:奉化财经网

导读

他从5000元开始起步,完全靠赤手空拳打天下,短短20年,他做到430亿范围,成为山东的首富。但是,就在这个冬天,这家山东本土最大的植物油巨

他从5000元开始起步,完全靠赤手空拳打天下,短短20年,他做到430亿范围,成为山东的首富。但是,就在这个冬天,这家山东本土最大的植物油巨头却轰然倒下,申请破产重组。谁能料到,一个整天为民营企业发声的企业家,最终也会与欠款、破产、重组等等联系在一起。他就是山东晨曦的创始人邵仲毅。

惋惜又一名大佬没能熬过这个冬天

邵仲毅为人极其低调,媒体暴光极为有限。

没有人说清楚他是如何起家的,只知道邵仲毅1968年出生于山东日照刘官庄镇。光明网一段2013年的两会采访视频中,邵仲毅操着一口带着浓重莒县乡音的普通话,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懂。

莒县历史悠久,是千年古县,莒文化与齐文化、鲁文化并称为山东三大文化,境内金矿、银矿、铜矿等矿产资源丰富,特别是钛铁矿储量超过1亿吨,是山东省最大钛铁矿。

但是,这一切与邵仲毅无关。

从公开资料看,26岁之前的邵仲毅完全没有可圈可点之处,乃至可以用平庸来形容,”家庭一般,天资一般,学习一般,看不出任何商业巨子的迹象。”

直到1994年,26岁的他凭借凑来的5000元钱,接手了一家只有14人的沂蒙塑料厂。

换上一般人,一个小小的乡镇企业,要技术没技术,要资金没资金,要市场没有市场,有甚么搞头,凭甚么与大的国有企业竞争?

但是,邵仲毅却看到了机会,“拼不过技术,那就拼命。”

那段时间,邵仲毅一年365天,有300天在外面漂着。

那段时间,他大半年时间就把鲁东南跑了个遍,常常是一天折腾200多千米,10多个村落连轴转,口袋里能够充饥的只有硬邦邦的煎饼,“饿了的时候就着凉水啃。”

那段时间,邵仲毅的床头总放着一本毛泽东选集,“苦不苦,想想长征二万五。”20年后,他把《东方红》的歌词刻在了公司门口。

胆大的怕不要命的!

正是靠着那种拼命三郎的精神,邵仲毅用不到6年的时间,把一家作坊式的吹塑企业,硬是做成了一个年产值超过3000万的塑料加工企业,厂里的职工超过了200人。

邵仲毅的成功,也带动了当地塑料制品业的快速发展。短短一年,全镇就新增吹塑业户 100 余家,刘官庄镇也因此成为“江北吹塑第一镇。”

2002年底,邵仲毅的工厂已经成为一家生产 5 大系列、 60 余个品种的大型塑料加工厂,并被农业部等国家五部委确认为农膜定点加工企业。

但是,2003年春季,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打乱了很多老北京的日常生活,让很多餐馆、超市一夜之间关了门。

远在山东的邵仲毅也因此惊醒,“光靠一条腿走路企业走不远!”

“另外一条腿在哪里?”

“就是石油化工,重点发展精细化工!”

这一年,邵仲毅宣布进军化肥行业。2003年秋季,他兼并了行将倒闭的莒县化肥厂,随后又投资5000多万元进行大规模的装备、技术改造。而且,邵仲毅不但没有裁掉一个员工,还足额为职工缴纳了养老、失业、医疗等保险金,可算良心老板。

这一年,邵仲毅开始进军植物油行业。2004年春季,他兼并了莒县植物油厂等5家地方国企。此后,靠着考核与强鼓励,硬是让那五个国有企业老树开出新芽,扭亏为盈。

要说风来了,猪都会飞。

2014年头8个多月的时间里,刚好遇上人民币单边升值,汇率从6.7一路上扬至6.3,半年升了5%,邵仲毅的大豆进口生意就此风生水起,“相当于一台印钞机。”

他也迅速完成了财富的原始积累。

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邵仲毅成了莒县的明星企业家,“未来的石化之星,油料之星!”很快,银行的客户经理趋之若鹜,包括来自济南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也争相过来送钱。

从此,邵仲毅的事业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。

很快,总投资超过5亿元的8万吨聚丙烯项目建成投产,“预计年产丙烯单体6万吨,民用液化气23万吨,MTBE2万吨,超值超过50亿。”

4年后,一条涵括重油催化、蜡油焦化、加氢制氢的聚丙烯石化产业链大功告成,晨曦集团也成为国内13家拥有自营原油进口资质的民营企业之一。

很快,邵仲毅成了我国的“大豆王”,大豆进口量在全国排名前三位,每年光从巴西等南美国家进口大豆就超过300万吨。

公司旗下生产花生、大豆油、色拉油、等6大系列15款产品,其中的“葆泰”牌系列食品油远销上海、北京等20多个省市。

很快,邵仲毅的业务拓展至石化、油料、贸易、文旅等四个板块。晨曦集团的营收也由2003年的3亿元跃升至2013年的762亿。

那段时间,邵仲毅跨步格外高远。

2012年,莒县县城前十大项目有9个项目是邵仲毅的。

2013年,邵仲毅同时在西安、南京、青岛、西双版纳等10多个城市砸入30多个亿,“将再造一个晨曦集团,销售收入超过1000亿,上缴税金突破200亿,跻身全国企业500强。”

2014年,晨曦团体成为鲁东南最大的民营企业,具有资产超过430亿,职工6000余人。邵仲毅本人也以190亿的财富成为山东首富,并当选为山东省工商联副主席,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。

然而,高潮之后再无高潮。

就在邵仲毅春风得意的时候,危机不知不觉已到来。

转过年的2014年,人民币汇率开始下跌,大豆贸易融资的套利空间被压缩。

而且,由于晨曦融资范围扩大,财务费用悄然爬升。仅2014年,公司需要支付的利息已超过2.5亿。

随之而来的就是流动性困难。

2014年夏天,公司第一次出现无力支付2个亿大豆货款的情况。一问财务总监,那只是冰山一角,“公司对外担保余额超过36亿,占其同期净资产的42%。”

也许直到那个时候,邵仲毅才意想到,自己已欠下了一屁股债。但是,市场不相信眼泪,尤其是银行。

从2014年年中开始,10多家银行几近同时下手,通过提前还款、贷款到期后减少放贷额度等方式,紧缩晨曦团体的贷款,“半年总贷款数量减少了1/3”。

2014年年底,3家银行更是突然抽走了晨曦团体 19 亿元流动资金,导致邵仲毅工资都发不出来。最惨的时候,拖欠员工四成工资,还要分3批发放,最后是时任山东省省长亲自出面担保,才度过危险期。

2015年3月16日,邵仲毅在北京参加两会期间,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采访时,他1脸悲苦,“睡不着觉,真的睡不着。”

同时,邵仲毅第一次对银行业的高利润发声,“银行不能只顾赚钱,要站在整个国家经济的角度通盘斟酌,如果再从实体经济抽血,会产生一系列问题。尤其是民营实体经济,我们在银行眼前没有太多的话语权。”

不过,银行不是慈善机构,人家也是要盈利的。

恰恰邵仲毅屋漏总逢连夜雨。

2017年,石油价格从25美元延续上涨到55美元,导致旗下的炼油业务出现巨额亏损,“每吨原油亏损300元。”而在2016年初时,每吨原油的加工利润还高达900元。

进入2018年以后情况更糟,尤其是当年5月,中美贸易战越演越烈,贸易摩擦出现近40年的罕见升温,“一方面中国是对来自美国的大豆开征报复性的关税,另一方面是人民币从6.25大幅贬值到6.9。”

就这样,左手是炼油,右手是榨油的邵仲毅被彻底击垮了!

1个月后,民生金融租赁、交银金融租赁等数家金融机构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,要求冻结邵仲毅的财产。

2个月后的7月20日,山东省莒县人民法院下达了民事裁定书,“2018年7月16日,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,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本院申请破产重整。”

昔日,邵仲毅频频为民营企业发声,如今,自己却沦落到这一步!

真是沧海桑田啊!

印度神油官

女用伟哥_吃了女版「伟哥」女性也可以一夜嘿七次吗?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早泄

标签